视频|丈夫出征湖北医生妻子穿着防护服隔空喊话:“等你回来要补我一套婚纱照!”

时间:2020-03-03 15:19:09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
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记者2月15日6时讯(记者 姜念月)昨(14)日上午刚见面,田小星就反复说:“我和丈夫都是医生,医生有医生的责任,实在是没有什么特别。”

田小星是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主治医生,主要工作任务是排查发热病人是否为新冠肺炎患者。她的丈夫是重庆市中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治医生刘煌,是重庆市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队员,目前正在湖北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支援。

2020年1月21日至今,田小星始终坚守在重庆的防控第一线,作为医生,她是患者的“壮胆药”;作为妻子她是丈夫的“定心丸”;作为母亲她还是两个女儿的“守护神”。谈到愿望时,田小星说:“希望疫情早些结束,刘煌能早日归来,然后我们要补个婚纱照,让他煮鱼给我吃。”

田小星正带着小宝玩耍。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陈毅 摄

作为医生她说:“我试过后才知道,病人们是有多不舒服”

1月21日开始,田小星就承担起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发热门诊的任务,为每位就诊患者进行基础检查,包括问病史、观察咽喉、听诊肺腑等,目的在于排查患者是否属于新冠肺炎或是其他病种。田小星说,发热门诊是排查新冠肺炎的第一道门。

坐发热门诊要穿防护服,刚开始一个班12个小时。上厕所怎么办?和许多医护人员一样,田小星想到了纸尿裤。“穿之前还是挺‘挣扎’的,想着自己这么年轻就要用这东西。”田小星说,她至今都忘不了那种“尴尬”的感觉,而且穿着也很难受。

“我试过之后,才知道那些常年穿着纸尿裤的重症患者是多不舒服。”后来,田小星为了行动更方便,在工作时长压缩到一个班8小时后就开始选择禁水少食来解决上厕所的问题,加上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她始终都会有一点喘不上气的感觉。

累了田小星就在凳子上休息一下。受访人 供图

田小星等医护人员节约下来的防护服,对病患来说却存着在一定的“视觉冲击”,以至于她在坐诊时,有病人看着她的专业行头不敢进来。每当那时,田小星就会指着凳子温和地说:“你进来吧,没什么,你怕就坐远点聊。”

很多时候,来找田小星的患者只是普通的呼吸道疾病,但他们总觉得害怕,甚至哭着请田小星给他们做新冠肺炎的检测。此时,温和的田小星会故意提高嗓门说:“这个又不是绝症,又不是不能治疗,你出门又做好了防护的,怕什么呀?”田小星说,声音大一些,可以给患者壮胆。

但她也遇到过真正的疑似患者。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发热较重的18岁女孩,因为在老家吃过“流水席”,她和父母已记不清到底和多少人接触过,田小星只能让女孩留院检查。女孩很年轻,从头到尾一言不发。田小星感到女孩很恐惧,她安慰道:“不要怕,我在,其他医生护士也在,你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们说。”最终,女孩拿着加了田小星微信的手机放心地办了住院,最终她的检测结果为阴性。

2012年参加工作以来,田小星诊治过许多患者,哪些需要温柔安抚,谁更适合大声鼓舞她都分得清清楚楚并且耐心十足。而在患者们眼中,这位看起来娇小的医生就是“可靠”和“勇气”的代名词。

田小星带着大宝和刘煌视频。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陈毅 摄

作为母亲她说:“孩子们还小,在我自己脸上喷酒精是最安全的”

但不是一开始,田小星都这么游刃有余。

1月20日,得知自己要上发热门诊后田小星有些担心。丈夫在石柱支医未归,公婆已经回湖北老家,家里只有她的母亲和两个女儿。上发热门诊,就意味着会给家人带去一些风险。

“但医生就是这么个职业,有人病了就得有人治。”田小星说,为了最大程度的保证家人的安全,她计划下班就换一套新的衣服,进家门就洗澡,但现实却是“残酷”的。田小星的大女儿6岁,小女儿1岁3个月,每当她一进家门,小女儿就会跌跌撞撞地飞扑向她。田小星笑得有些无奈:“别看她刚学会走路,跑得特别快,她外婆拦都拦不住。”

为了保证女儿的接触安全,田小星开始往手上、衣服甚至脸上喷洒酒精,以保证自己的“清洁”。但不久,田小星的脸开始因这些酒精的腐蚀发红、脱皮,手一碰就生疼,但她却从未想过停止。

“我的女儿们还小,作为母亲,我必须保证她们和我的皮肤接触是安全的,在我自己脸上喷酒精就是最安全的。”与此同时,田小星也已经接到医院的通知,从2月17日开始,她就会回到普通门诊去上班,届时她就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孩子,也不用为了安全再往脸上喷酒精了。

田小星一早就和刘煌视频确定他的身体状况。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陈毅 摄

作为妻子她说:“你不在,有点难,但我能克服”

田小星和刘煌是读研究生时认识的,2012年他们结婚了,还是当时最流行的“裸婚”,没有婚礼也没有婚纱照。在田小星眼里,刘煌是个积极、上进又有责任心的好医生,所以这次他爽快地答应去湖北也在田小星的意料中,只是她没想到刘煌会走得这么匆忙。

1月26日大年初二上午,正在上班的田小星接到刘煌的电话,他要去湖北支援了,一瞬间田小星有点懵。“初一时我们还在讨论说到底谁去,初二他就通知我说他要去支援了,是‘通知’,不是商量。”田小星承认,刘煌的这个决定让她有点措手不及,毕竟此前,所有家里的大事都是夫妻两商量后才共同决定的。

当天早上9点过,穿着防护服的田小星见到了来跟她道别的刘煌,两人只能远远地看着对方,别说牵手触碰了,说话都要大声一些才能听得见。“你为什么要去?”田小星想知道原因。“我是湖北人,是党员,是呼吸科医生,我不去谁去……”也许是知道自己这次确属“自作主张”,刘煌的声音少了些理直气壮。

“你去嘛,注意做好防护,先保证自己,才能救更多的病人。”田小星说,虽然心里万般不舍,她还是选择鼓励丈夫,因为这就是医生的责任。那天,眼看丈夫就要走了,田小星忽然拼尽全力吼出声:“刘煌,等你回来要补我一套婚纱照!还要给我煮鱼,你专门为我创作的那种!”“要得媳妇,你放心在家里等我回来。”刘煌爽快地答应了。

担忧了一晚上的田小星给丈夫刘煌留言。受访人供图

田小星说,她爱吃鱼,刘煌就按照她的口味自创了一道鱼菜。

转眼20天过去了,田小星每时每刻都盼着丈夫回家,为此她还专门去买了一本日历,但等来的都是刘煌“服从安排”的回答。日前,田小星又担心得失眠了,因为聊天时她听刘煌说有点胸闷。“他接触的都是确诊的病人,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很难追溯。”田小星说,她就这么翻来覆去,根据刘煌的生活习惯地思考着,猜测他是不是用手扶了眼镜,口罩没有及时换还是耳朵里进了东西……

天亮了,田小星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和刘煌的视频通话,开口便问:“你好点了吗?”“好点了,可能是没休息好。”刘煌回答。此时,田小星的眼泪也流了下来,她又说出送行时的那句话:“你回来了,要补我一套婚纱照哦,还要做那道你自创的鱼给我吃!”“好好好,媳妇,我回去一定给你做饭吃,犒劳你这段时间辛苦了。”屏幕那头,刘煌被田小星逗笑了。

看着刘煌笑了,田小星也破涕为笑,她坚定地说:“照顾好自己,你不在,是挺难的,但我能坚持。”

这就是田小星,和许多人一样,她有很多身份。自始至终,她都以医生的责任、母亲的坚毅和妻子的温柔诠释着自己的生活,用温暖的能量治愈患者,呵护女儿,照亮爱人回家的方向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26887757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